永久免费无码日韩视频

<address id="pvb3l"></address>

    <listing id="pvb3l"><thead id="pvb3l"></thead></listing>

    <p id="pvb3l"><sub id="pvb3l"><strike id="pvb3l"></strike></sub></p>

    <sub id="pvb3l"><noframes id="pvb3l"><var id="pvb3l"></var>

        <b id="pvb3l"></b>
        <ol id="pvb3l"><meter id="pvb3l"></meter></ol>

        <sub id="pvb3l"></sub>
        <address id="pvb3l"><sub id="pvb3l"><th id="pvb3l"></th></sub></address>

          <delect id="pvb3l"><menuitem id="pvb3l"></menuitem></delect><cite id="pvb3l"><mark id="pvb3l"><menuitem id="pvb3l"></menuitem></mark></cite>
            <del id="pvb3l"></del>
            <form id="pvb3l"><sub id="pvb3l"></sub></form>

            惡棍臭氧及幫兇VOC-蔡工

            華銳凈化 2021-08-09 10:58 閱讀

            惡棍臭氧及幫兇VOC-蔡工惡棍臭氧及幫兇VOC-蔡工
            PM2.5之后的下一個“階級敵人”是臭氧。碰巧,十多年前我調查過臭氧。高空的臭氧是我們的朋友,它阻擋紫外線。近地面臭氧是毒氣,它傷害植物。臭氧是3個氧原子形成的分子,它是強氧化劑,不穩定,很容易降解成氧氣,或與其它物質反應生成含氧化合物??諝庵写嬖谟袡C物和氮氧化物,在陽光下發生“光化學反應”,氣態物質變為顆粒物,這個過程生成臭氧也消耗臭氧。當生成多于消耗時,臭氧濃度就會升高。夏至(6月21日)前后,陽光最強,光化學反應最活躍,臭氧污染發生的可能性也最高。正午光化學反應最劇烈,但午后臭氧濃度達到最高。

            我化學符號認不全,看不懂光學方程式。書上寫著現象和結論,我信了。
            臭氧的主要害處是傷害農作物,濃度高時,植物生長受抑制,甚至會造成大片森林死亡。這些在歐美嚷嚷四十年了,國內鮮有人關注。長三角、珠三角、京津冀,臭氧濃度經常達到致使農作物減產5%~10%的閾值(50~70 ppb,或100~140 μg/m3)。這是老故事,不是這幾年新冒出來的。
            當今的環保條條是城里人制訂的。這兩年有磚家說臭氧傷人,大伙兒就來情緒了。環保寫口號,商人賣產品,教授領經費,官員賺政績。如果臭氧濃度高到了城里人受傷(>400 μg/m3),郊外的植物恐怕已經死一大片了。農民沒啥動靜,沒人告訴他,農業才是臭氧污染的第一受害者。國家標準規定的“一級”空氣質量中,臭氧的上限是160 μg/m3(80 ppb),這已經超過了上述導致谷物減產5%~10%的閾值。

            上圖是筆者2003年制作的一個示意圖。若引用請注意,自己改一下坐標,近地面臭氧濃度:1 ppm =1000 ppb ≈ 2000 μg/m3,其中,ppm是百萬分之一,ppb是十億分之一,臭氧濃度100 ppb代表十億個空氣分子中有100個臭氧。此外,空氣質量標準變了,如今空氣質量“一級”的臭氧上限160 μg/m3,對應上圖的0.08 ppm(或80 ppb),“二級”上限200 μg/m3對應0.1 ppm。

            空氣中,不算甲烷的所有碳氫化合物稱“非甲烷總烴”NMCH,或“揮發性有機化合物”VOC。它就是空氣中除甲烷外、沸點低、以氣態存在的有機化合物。NMHC評價的是有機物中的含碳量,VOC是有機物的質量,用哪個詞兒,取決于您想傍哪個圈子。有人在VOC后面加個尾巴s,VOCs,這表明是復數,透著他學過英文語法。臭氧自古存在。全球近地面臭氧濃度上升,這是過去幾十年的大趨勢。我們習慣了掛標語喊口號。臭氧是壞蛋,VOC是幫兇,這標簽特靈。但是,使用權力,像修理PM2.5那樣整治VOC,官場思維,想簡單了。近幾年的監測數據或許表明:“藍天”鬧臭氧,臭氧污染與治霾力度負相關。

            理論上講,臭氧接觸固體或液體界面,會分解成氧氣。顆粒物是分解臭氧的“催化劑”(參與化學反應,但本身不改變不消耗)。顆粒物濃度降低,臭氧濃度理應升高。沒人提這事,我是搞空氣凈化的,退休了,不負責任不拿基金不領工資不看臉色,我說。
            還有一個現象煩人:氮氧化物濃度降低了,臭氧濃度反而升高。只有當氮氧化物降到某一很低濃度,臭氧濃度才會隨氮氧化物的減少而降低。奇怪:臭氧濃度上升,可能意味著其它污染減少了。減少臭氧污染有個損招兒:增加PM2.5。這招兒不能用。我鼓動劉教授試驗調查PM2.5與臭氧的相關性,他有現成的試驗條件,可他不伺候。沒處申請科研經費,試驗報告也不會招人待見。您可能不同意上述怪論,但最近幾年的監測真的表明,環保風暴使各種污染物濃度降低,唯獨臭氧污染加劇。

            空氣中的NMHC或VOC,80%~85%是植物產生的,其它來自動物(包括人類)、工廠排污、生活、汽車、燃燒等??繖嗔δ軌蚰ㄈサ腣OC,可能只有若干個百分點。
            有人批駁,說植物產生的那80%的VOC,對大氣臭氧的貢獻率僅為10%,其它90%的臭氧都跟人類活動產生的VOC相關。他說他的,我說我的。我等著看他實施極端措施之后的監測數據。一個月前出了份國家標準GB37822-2019《揮發性有機化合物無組織排放控制標準》,相差幾天,環保部還出了份《重點行業揮發性有機物綜合治理方案》。我說怎么穿制服的突然一下子全都會念VOC了。

            氮氣超穩定,所以地球大氣中大量存在。高溫可能使氮氣氧化,形成一氧化氮和二氧化氮等,記NOx,尾巴x代表著說不清幾個氧原子。NOx的來源主要是燃燒,其中,最重要源頭是發電。咱們不能對煮飯和采暖說三道四,也不敢惹電老虎,咱們同仇敵愾捏軟柿子:汽車和工廠。

            氮氧化物的另一個重要來源是土壤中的細菌,有它們才有莊稼,沒人去羞辱細菌,假裝它們不存在。

            氮氧化物的傳統罪名是導致酸雨。官方忽然聽說它摻和臭氧,于是有了新增罪狀。

            2019年6月下旬,周邊絕大多數企業被限令白天停產,原因是有人告訴官員臭氧超標,要整治它的幫兇VOC。接著,官員把預警延遲到8月末,共要停兩個半月,也不管這期間臭氧是否超標。今天(2019年8月8日)上午,一撥人進入已經停產的車間,轉悠了幾分鐘,然后說了幾項不合格,拉閘斷電,強制停產整頓。理由包括:“未安裝VOC在線裝置”,“未上傳(環保設備)電表數據”等,從來沒有哪個部門對我提出過的新要求。廠門外貼了張提前用70 g/m2 A4紙打印的《公示牌》,那塊“牌子”的制作成本(不計人工費)連同漿糊不超過五毛錢。停產理由是現場填寫的,打印好的落款日期是3天前。有7個部門落款,其中,“區紀委監察委員會”忘了蓋公章,主管我們這片兒的“開發區管委”沒露面,替他出頭的是開發區下屬的鎮政府。聽說這幾天周邊大部分工廠都受到這待遇,我算晚的,他挺給面子。我對這個《公示牌》提了一條意見,VOS寫錯了,應該是VOC。他說這兩種寫法相同,我說我是搞空氣凈化的,我說錯了就是錯了,他就讓下屬改了,我扳回一局。

            坊間傳,9月份還要繼續停產一個月,為的是營造國慶節期間北京的“閱兵藍”。俺河北的口號是:犧牲GDP,死保北京的藍天??纯磧杉业某粞醣O測數據,咱好像沒必要扯那么大的嗓門。北京的陽光比邯鄲弱,臭氧污染理應輕一些。2019年6月,河北采取了史上夏季最極端的關停,但北京的臭氧仍與去年持平。俺家的父母官應該調到北京去負責關停工廠。不敢評論河北省邯鄲市永某區,我和我的企業在那里生存。人家山東海濱煙某市比我們猛,郊區的家禽和牲畜判違法,因為排放VOC。城里的狗狗免責。我鼓搗過多年空氣凈化,2003年“非典”前,我去中國農科院兼職,改行折騰蔬菜大棚。領導讓我調查利用臭氧減少病蟲害的可行性,不用農藥,沒殘留物,成本低,易操作。我鉆進圖書館,出來后交了篇綜述,告訴大家:臭氧用不得,它殺植物。2003年至2005年,我連續3年申請自然科學基金“面上項目”,名頭是調查臭氧對大棚作物的傷害,3年被斃。農業界評審專家的否定意見包括:臭氧傷害農作物的現象不存在,這是申請人自作多情編造出來的。從“非典”至今,總有人在推廣臭氧凈化,只有我在各種場合罵街。有一次例外,朋友邀我去講藥廠和醫院的消毒,頭一天晚宴,我跟清華一老頭挨著,他是中國臭氧什么協會(簡稱“臭協”)的會長。酒桌上我倆聊得來,第二天大會報告,我把有關臭氧的內容全刪了?,F在推銷臭氧的少了,不是老板和教授多了環保意識,而是因為他們的技術臭了,把空調系統和室內裝修熏壞了。排風設備不怕熏。兩年前我購置的環保設備,上面有個“臭氧凈化區”,整個兒一毒氣發生器。我當時不敢說,怕給他難堪后判我的工廠環保不合格。推介那種環保設備的,今天回過頭來告訴我臭氧有害。我想,環保官員在折騰VOC之前,應該先全面禁用他們在兩年前支持的臭氧凈化VOC的設備。曾在環保領域推介臭氧的磚家,也該出來說句慫話。

            消除臭氧的有效手段是多孔材料的催化。臭氧段后面接的是“隔離吸附區”。別提用什么材料,如今吸附材料被歸類為“危廢”?;钚蕴?、活性氧化鋁、沸石等多孔材料常用于去除有害氣體,那些材料太普通,名字缺少“技術含量”,因此,核電站標“碘吸附器”,微電子工廠稱“化學過濾器”,透著他們有檔次。今天冒出個新詞兒“隔離吸附”,環保的通緝名單上尚未列上它。臭氧段前面是“光氧催化區”。早先那叫“光觸媒”(因為“催化”在日語中是“觸媒”),也叫“納米鈦”(因為是超細二氧化鈦粉末,納米時髦),臭街了,改個名稱。光催化現象是日本人40多年前發現的,在波長385納米紫外光(逮蚊子的黑光燈)的照射下,銳鈦型晶體二氧化鈦顆粒中的電子產生“能級躍遷”,躍遷的電子可能與周圍的水分子反應,生成O和HO,進而降解空氣中的有機化合物。日本商人把指甲蓋兒大小的事說成菜碟,再被中國磚家一科普,變成了桌面那么大。2003年“非典”后的一次研討會上,我說光催化的效果被夸大了一個數量級,日本光觸媒最大公司的技術老大不同意,他說被夸大了一萬倍。理論上,我那個“光氧催化區”可能有點去除VOC的作用,但去除效率(以進出口濃度評價)不會超過3%。對于這事,我敢跟任何人叫板,除了有權修理我的官員。森林中,樹木出VOC,土壤出NOx,天上出太陽,自然會有臭氧。除了臭氧,植物也排放一些氧化型氣體,商人稱“富氧離子”。由于可能的氧化作用,人們夸它們促進新陳代謝。別忘了,有些人不喜歡新陳代謝,例如,老人要抗氧化延壽,女人要抗氧化駐顏。好在,森林中的臭氧跟鬧市一樣多。您家的森林是“氧吧”。乖乖,那里的臭氧不是什么好東西,氧氣含量也不可能超過21%。

            永久免费无码日韩视频
              x
              手機
              電話
              微信
              QQ